动物园老虎咬死女孩调查:表演队靠合影赚钱

2019-03-14 06:49

  “当时老虎是拴着的,铁链有1米左右长,就看到它猛地一下转过头,直接用嘴把孩子咬住了!真的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……”莫瑞欣的姨妈被当时的景象反复折磨着。大年初四下午,莫瑞欣跟随母亲、姨妈全家来到昆明动物园游玩,园内动物表演队“与老虎合影”的项目吸引了这个6岁女孩。头上扎着粉红色花朵的莫瑞欣雀跃着跑到老虎屁股后面,“看这儿!”姨父按下快门。闪光灯闪过的一瞬间,惨剧发生了。

  “前面已经有三拨游客与老虎合过影,那只老虎趴在长桌上一直很安静。”2月22日约14时30分左右,看过“五华区动物表演团”驯兽师和老虎的免费演出后,表演团开始招徕观众,进入铁网包围的驯兽场地与老虎合影。“拍照15元,自带相机5元。”驯兽员让2米多长的老虎躺在长桌上,用两条1米长的铁链将老虎脖子和身体分别拴在铁门栏杆上。“但前爪有一定活动空间。”莫瑞欣和两个表姐被排在第四组进入驯兽场。尽管两名驯兽员站在老虎身旁,还是没有看到和长桌差不多高的莫瑞欣试图从老虎头前绕过,送到了老虎嘴边。尽管瑞欣的母亲冲上去掰老虎的嘴,两个驯兽员用棍棒猛击老虎头部,但老虎更用力地咬住使瑞欣大量流血,几分钟后,瑞欣被救出,却因伤势过重而亡。

  这只作为“合影布景”的孟加拉虎2005年5月出生在昆明动物园,因猛兽笼舍空间有限,而园内“五华区动物表演队”要扩大表演老虎的数量,刚出生就被送到离猛兽区不远的动物表演场。它的体型较大,已经成年但还没有性成熟,所以性情温和,正适合“合影布景”的需要。表演队里的动物与动物园豢养的有很大不同。表演队有两名驯兽师专门负责喂养和训练队里6只老虎。“被训练表演的动物从小就要和驯兽师培养感情,做简单的游戏,熟悉驯兽师的气味和声音。”驯兽师说,这样做只是为了增加驯兽师的安全系数,为了让老虎服从指令,更多要采取各种严厉的奖惩措施。根据表演而进行的基本训练,按照驯兽师的指挥坐卧,“就是让它们对我们的手势和口令形成条件反射”。不遵循指令的老虎先被怒喝,再不听话则以皮鞭抽地面以示警戒,用鞭子直接抽打是最直接有效的驯养方式。奖励也得来不易,因为要使食品有效,老虎必须常常处于饥饿状态。“布景”因为年龄比较小,还无法胜任高难度的表演任务。但从2006年11月开始就一直担任“合影”,是表演队主要的收入来源。“布景”的所有权归昆明动物园,但每个月2000元的饲料费用、培训和表演收入完全归表演队所有。这起事故目前还在处理中。

  免费的驯虎表演是昆明动物园里最有吸引力的项目,观众人数最多,4年里一直是昆明动物园的门票保证。承包此项目的“五华区动物表演队”的表演团体来自传统的马戏之乡安徽宿州,2002年扎根昆明动物园。此前动物园已经有其他表演队零星演出,但是从水平到规模层次都比较低。对于昆明动物园,也正是与这支表演队的合作,才使动物表演进入正轨,并开启了“聘请高水平表演队,拉动动物园门票收入”的利润模式。动物园和表演队签立合同约定:动物园支付动物表演队演出费用,提供场地,并负责观众席等相关硬件设施的维护;表演队负责人员管理、演出及相关活动,并承担由此带来的财产、安全等责任。根据合同,动物园专门为表演队建造了一个表演场,形状像小型运动场,可容纳1000名左右观众,场地中部,一个高5米、直径16米的铁网围绕的表演区域是动物的“舞台”。“伤人事件”发生前,淡季每天有两场演出,旺季三场,而且观看演出是免费的,所以自表演场建成以来场场爆满,“还经常有观众打电话来询问表演的情况,”动物园办公室的李主任说。

  昆明动物园门票收入在全国位居前列,一方面是在经营上成功回避了竞争,将地区内的动物资源基本包揽。“2003年到2004年全国动物园有一股搬迁风。”一位中国动物园协会的专家告诉记者。效益不错的昆明动物园也没有躲过这股风潮,2003年底,在主管部门的推动下,昆明动物园与新建的昆明野生动物园签订了一份合同:野生动物园租赁昆明动物园内135个品种960头(只)大中型动物,租赁期60年,每年租金300万元,每年另付20万元的旅游考察费和1000张野生动物园门票。可是到了2004年4月2日,双方又签了第二份合同,根据这份合同,“租赁”变成了“一次性买断”,据央视2004年的报道,公园领导对第二份合同一直“有看法”,只是服从上级安排而已。一时间,昆明市民反应强烈,一致反对搬迁,这个计划就此搁浅,也确立了昆明动物园的“老大”地位。2005年与“五华区动物表演队”再次续签合同。

  “五华区动物表演队”的动物表演使昆明动物园的门票的销售增长了5个百分点以上,2001年门票价格提高到10元/人,2002年游览人次仍然达到近200万人次,李主任承认,动物表演是动物园盈利的“重要因素之一”。昆明动物园所在的圆通山是昆明市著名风景区,距市中心仅有2公里,园内的“螺峰叠翠”是著名的昆明八景之一,正是有了优越的地理优势,结合“动物表演”的推动,“200万人次里边含有儿童票和学生的半价票,再算上12元/月的月票,一年门票收入就达到1500万元以上。”因为是王牌项目,昆明动物园没有在表演队的表演中再分取任何收入,而另一方面,合同规定,表演队是一个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团体,安全责任和风险也归表演队承担。

  尽管如此,作为“全国少数几家盈利的动物园之一”,昆明动物园维持生计依然艰难。根据昆明动物园财务处提供的数据,每年收入要按比例上缴主管单位,这个数字在400万元左右,公园内200多名工作人员的工资要600万元左右,动物的饲养、疾病防治等每年至少需要150万元,动物园内的园林维护也要30万元,还不算水、电、日常硬件的维护。1500万元门票收入所剩无几,动物园内对于笼舍的大型翻修仍需要政府专项资金支持。现在,园内的大部分笼舍仍然是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,而猛兽区仍然是60年代修建的。所谓猛兽区,是七八个大铁笼子,因为没有能力实现猛兽放养,现在一共四五只孟加拉虎、两只华南虎,还有一些豹子、狐狸就关在这样的铁笼子里。动物园的经营科认为,动物园除了摆卖一些零星的纪念品,现在还没有找到什么好的经济来源。 “昆明动物园还算是不错的,全国的城市动物园都属于公益性事业单位。” 中国动物园协会的专家说,“门票收入远远不够,即使加上政府的差额拨款也只是勉强维持;野生动物园是企业性质,需要自负盈亏,距离城市中心较远,门票价格较高,更加入不敷出。”■